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信息 > 心理量表

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 
 王才康 
华南师范大学心理系,广州,510631 
 
自我效能感是Bandura社会认知理论中的核心概念[1,2]。自我效能感与结果期望不同,后者是指个体对自己行动后果的知觉,而自我效能感指的是人们对自己行动的控制或主导。一个相信自己能处理好各种事情的人,在生活中会更积极、更主动。这种“能做”的认知反映了一种对环境的控制感,因此自我效能感反映了一种个体能采取适当的行动面对环境挑战的信念。自我效能感
以自信的观点看待个体处理生活中各种压力的能力。 
按照Bandura的理论,不同自我效能感的人其感觉、思维和行动都不同。就感觉层面而言,自我效能感往往和抑郁、焦虑及无助相联系。在思维方面,自我效能感能在各种场合促进人们的认知过程和成绩,这包括决策质量和学业成就等。自我效能感能加强或削弱个体的动机水平。自我效能高的人会选择更有挑战性的任务,他们为自己确立的较高的目标并坚持到底。一旦开始行动,自我效能感高的人会付出较多的努力,坚持更长的时间,遇到挫折时他们又能很快恢复过来。自我效能感还被广泛用于学校环境、情绪障碍、心理和生理健康以及职业选择等领域。因此可以说自我效能感已成为临床心理学、人格心理学、教育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和健康心理学的主要变
量[3-4] 。 
一般来说,自我效能感是一个领域特定(domain-specific)的概念,因为一个人在某一方面有较高的自我信念,在另一方面可能并不是这样。但研究者也发现有一种一般性的自我效能感存在,
它指的是个体应付各种不同环境的挑战或面对新事物时的一种总体性的自信心。 
一般自我效能感量表(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GSES),最早的德文版系由德国柏林自由大学的著名临床和健康心理学家Ralf Schwarzer教授和他的同事于1981年编制完成[3],开始时共有20个项目,后来改进为10个项目。目前该量表已被翻译成至少25种语言,在国际上广泛使用。中文版的GSES最早由张建新和Schwarzer于1995年在香港的一年级大学生中使用
[5]。至今中文版GSES已被证明具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 
【项目及评定标准】 
GSES共10个项目,涉及个体遇到挫折或困难时的自信心。比如“遇到困难时,我总是能找到解
决问题的办法”。具体项目参表1。 
GSES采用李克特4点量表形式,各项目均为1~4评分。对每个项目,被试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回答“完全不正确”、“有点正确”、“多数正确”或“完全正确”。评分时,“完全不正确”
记1分,“有点正确” 记2分, “多数正确” 记3分 ,“完全正确”记4分 。 
【评定注意事项】 
1. 同其它自评量表一样,一定要让被试看明白指导语及有关问题。 2. 量表由被试自行填写,可进行个别测试,也可用于团体测试。 
3. 一般来说,本量表适用于大、中学生群体。 
4. 必须答齐全部10题目,否则无效。 
【统计指标及结果分析】 
GSES为单维量量,没有分量表,因此只统计总量表分。把所有10个项目的得分加起来除以10
即为总量表分。 【应用评价】 
1. GSES题目少,操作简便,可广泛用于大中学生的心理测评和有关心理学研究。 2. 根据Schwarzer报告,在不同文化(国家)的多次测定中,GSES的内部一致性系数在.75和.91之间,一直有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汇聚效度和区分效度)。比如GSES和自尊、乐观主义有正相
关关系,和焦虑、抑郁和胜利症状有负相关关系[3]。 
3. 根据Schwarzer对7767名成年人调查,在GSES上的平均得分为2.86。此外,男性在GSES
上的得分高于女性,不同文化(国家)之间存在着显著差异[3]。 
4. 本文作者发现,中文版的GSES也有良好的信度和效度。内在一致性系数为.87,一星期间隔的重测信度为.83,。效度方面,GSES的10个项目和总量表分的相关在.60和.77之间。因素分
析抽取一个因素,解释方差47.09%,表示GSES具有很好的结构效度。 
5. 本文作者发现,我国男女大学生在GSES上得分为2.69和2.55,和其他亚洲国家(或地区)的得分比较接近,但显著低于国际平均水平[6]。男女高中生在GSES上得分为2.52和2.39。 6. 本文作者还发现,GSES和特质焦虑、状态焦虑之间的相关系数分别为:-.301和-.422。本文作者还发现,GSES和考试焦虑也呈负相关关系[6],和考试焦虑量表(TAS)的相关为-.253,和
考试焦虑检查表(TAI)总分的相关为-.305(高中生)[7]。

   参考文献 
1. Bandura, A. (1977). Self-efficacy: Toward a unifying theory of behavioral change. 
Psychological review, 84, 191-215. 
2. Bandura, A. (1997). Self-efficacy: The Exercise of Control. New York: Freeman.  3. Schwarzer, R. & Aristi B. (1997). Optimistic self-beliefs: Assessment of general perceived self-efficacy in Thirteen cultures. Word Psychology, 1997, 3(1-2), 177-190. 4. Schwarzer, R., Mueller, J. & Greenglass, E.(1999). Assessment of general perceived self-efficacy on the internet: Data collection in cyberspace. Anxiety, Stress, and 
Copying, 3(12), 145-161. 
5. Zhang, J. X., & Schwarzer, R. (1995). Measuring optimistic self-beliefs: A Chinese 
adaptation of the General Self-efficacy Scale. Psychologia, 38(3), 174-181.   6. 王才康、刘勇(2000). 一般自我效能感与特质焦虑、状态焦虑和考试焦虑的相关研究。中国
临床心理学杂志,8(3),56-67。  
7. 王才康(2000). 考试焦虑与自我效能感、应付方式的相关研究。(待发表)

 

 



来顶一下      发表评论

提醒:该词条内容是由网友自行发布,其内容可能不完整、错误或失去时效,仅供网友参考。
应将该词条的内容与本站提供的测试完全区别开!
相关测试的内容及数据增加、减少、修订、升级均不体现在该词条中。